是否重新考慮使用繁體象形文字表述系統
張延生 2006-5-1

 

在甲骨文的文字中,到現在爲止還未發現不是文字的幾何圖形,可是不少甲骨文字的本身往往就具有圖形的性質。比如:(甲骨文字……舉例《中國數學史大系》p166頁)。這些文字中絕大多數都具有一定的對稱性,由幾何學的角度來看,其包含有正三角形、直角三角形、等腰三角形、平行、垂直、矩形、正方形、直角、直線段、斜線段、線段交叉等非獨立的幾何圖形與幾何知識。因此可知,我國古人所創造的方塊形式的“象形文字”,是我們的祖先對周圍客觀事物的一種幾何形象與結構(包括力學、向量學、場論等物理學內涵)的表述,每一筆,每一畫、每一點等都有其科學領域的意義,所以至今我國到現在已有兩萬多個繁體象形漢字,可見其文字內含的各種組合數學、幾何、物理等學科結構與形象、狀態的深邃與廣泛。這也充分的顯示出中華民族文化對“形而上者爲之道”的重視,其注重精神、思想、世界觀、方法論的充實與改造。只靠現有的這三四千個簡體漢字,因爲其表述系統的缺失、不健全與不完整,因此它怎麽能準確地表達與表述千變萬化的複雜的宇宙中的各種變化、形象與結構呢?!這也是造成20世紀初中期中國在世界上落後的因素之一。以這三四千個簡化漢字爲中華文化的全部漢文字體系,是中華文化的基礎文字表述系統的一種倒退與悲哀(古時就有很多的通假字與方言性通假字)。由於其表述系統內涵的減少與不準確,故而造成了人們在交流上的障礙與溝通上的困難,進而使人們不容易互相理解及難以達到某些共識,這自然就造成了不容易和諧的因素。希望這種表述系統內涵豐富完善,電腦錄入、處理迅速且準確,以及很快就會成爲世界語的中華民族的漢文字,能回復其原有的豐富充分的表述功能。

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到,靠寥寥數拾個字母的拼音方式來進行表述一切事物的方法漢是不可取的。靠記住三四千個中國漢字,除了搞歷史、文史、考古、古文字、古文化等職業外,其他各領域、專業基本都能正常地完成其特殊的要求與操作,包括完成大本、研究生、博士、研究員、教授等稱位與學業。可是如果要完成一個英文的大本生的學業,只少需要掌握五六千個單詞。假如再要完成博士生的學業,還需要再掌握三五千個單詞才有可能完成此學業。但是這種複雜繁瑣的語音系統,可以準確的針對非常具體的事物壯態進行表述,內涵性較大的表述系統卻很難準確地進行表達,往往是靠其他各領域、學科、專業等的各種、各類的專門學科表述系統進行歸納、綜合性表述。比如,數學、物理、化學、醫學、社會學、經濟學、軍事等定理、公理、公式進行一定的不完全地表述。而我國的漢文字具備既有簡單的歸納性極強的表述方式及系統,又有繁瑣複雜、內涵性極豐富的文字的具體針對性表述方式與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