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精誠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

DuoSuccess.com

【作者】孫思邈(581 ~ 682),京兆華原(今陝西耀縣)人,唐代著名醫學家。他鑽研諸子百家,善談老莊,兼通佛典,精於醫藥。隋文帝徵其爲國子博士,唐太宗召其至京師,欲授以官職,皆固辭不受。長期行醫於民間,根據自己豐富的臨證經驗和前人的醫學成就,撰著了《備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各三十卷,另有《千金髓方》二十卷已佚。《備急千金要方》簡稱《千金要方》或《千金方》。他在書前自序中解釋為何以“千金”命名此書時說:“人命至重,有貴千金,一方濟之,德逾於此,故以為名也。”救人一命,所積之德貴過千金。故以“千金”命書。而一個醫者真要能拯救人的生命,須具有過人的醫德和醫術。孫思邈為此在《千金要方》的開篇中特地撰寫了“大醫精誠”,強述了一個“大醫”所必須具有的醫德。該書成於永徽三年(652),計二三三門,合方論五千三百首,記述了婦、兒、內、外各科病證以及本草、制藥、食治、養性、平脈、導引、針灸孔穴主治等多方面的內容,保存了唐代以前許多醫學文獻資料,具有極高科學價值,爲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臨床實用百科全書,對後世醫學發展有極其重要影響。

 

【原文】張湛曰:“夫經方之難精,由來尚矣。”今病有內同而外異,亦有內異而外同,故五臟六腑之盈虛,血脈榮衛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診候以審之。而寸口關尺,有浮沉絃緊之亂;俞穴流注,有高下淺深之差;肌膚筋骨,有厚薄剛柔之異。唯用心精微者,始可與言於茲矣。今以至精至微之事求之於至麤(粗)至淺之思,其不殆哉!若盈而益之,虛而損之,通而徹之,塞而壅之,寒而冷之,熱而溫之,是重加其疾,而望其生,吾見其死矣。故醫方蔔筮,藝能之難精者也,既非神授,何以得其幽微?世有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故學者必須博極醫源,精勤不倦,不得道聽途說,而言醫道已了,深思誤哉!

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慾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媸(yán chi),怨親善友,華夷智愚,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悽愴(chuàng),勿避艱險、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爲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賊。自古名賢治病,多用生命以濟危急,雖日賤畜貴人,至於愛命,人畜一也。捐彼益己,物情同患,況於人乎!夫殺生求生、去生更遠。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爲藥者,良由此也。其蟲、水蛭之屬,市有先死者,則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只如雞卵一物,以其混沌未分,必有大段要急之處,不得已隱忍而用之。能不用者,斯爲大哲,亦所不及也。其有患瘡痍、下痢,臭穢(huì)不可瞻視,人所惡見者,但發慚愧淒憐憂恤(xù)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夫大醫之體,欲得澄神內視。望之儼然,寬裕汪汪,不皎不昧。省病診疾,至意深心,詳察形候,纖毫勿失,處判針藥,無得參差。雖曰病宜速救,要須臨事不惑,唯當審諦覃思,不得於性命之上,率而(爾)自逞俊快,邀射名譽,甚不仁矣!又到病閡(家),縱綺羈(羅)滿目,勿左右顧眄,絲竹湊耳,無得似有所娛,珍羞疊焉(迭薦),食如無味,醽醁兼陳,看有若無。所以爾者,夫壹人向隅,滿堂不樂,而況病人苦楚,不離斯須,而醫者安然歡娛,傲然自得,茲乃人神之所共恥,至人之所不爲,斯蓋醫之本意也。

夫爲醫之法,不得多語調笑,談謔諠譁,道說是非,議論人物,衒耀聲名,訾毀諸醫,自矜己德,偶然治槎一病,則昂頭戴面,而有自許之貌,謂天下無雙,此醫人之膏肓也。

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③,自感多福者耳。又不得以彼富貴,處以珍貴之藥,令彼難求,自衒功能,諒非忠恕之道。志存救濟,故亦曲碎論之,學者不可恥言之鄙俚也。

 

【注釋】

  1. 張湛:柬晉學者,字處度,曉養生之術,著有《養生要集》以及《列子注》等。
  2. 經方:一般指《內經》、《傷寒雜病論》等著作中的方劑。
  3. 尚:久遠。《呂氏春秋•古樂》:“故樂之所由來者尚矣。”高誘注:“尚,久也。”
  4. 寸口關尺:寸口又名氣口、脈口,爲診脈部位,屬手太陰肺經,因該部位上的太淵穴離魚際一寸,故名。《素問•經脈別論》:“氣口成寸,以決死生。”《難經•一難》:“寸口者,脈之大會,手太陰之脈動也。……五藏六府之所終始,故法取於寸口也。”寸口脈分寸、關、尺三部,橈骨莖突處爲關,關前(腕端)爲寸,關後(肘端)爲尺。
  5. 浮沉弦繁:皆脈象名。參見本書《脈經•序》注。弦,“弦”的異體字。
  6. 俞穴:即穴位,俗稱穴道,爲人體臟腑經絡氣血輸注出入之處。流注:謂經絡氣血運行灌注。
  7. 今:若。假設連詞。
  8. 盈而益之:謂實證卻用補法。下句反此。
  9. 通而徹之:謂泄瀉證卻用通利法。下句反此。
  10. 寒而冷之:謂寒證卻用清熱法。下句反此。
  11. 是:此。指代上述六種誤治法。
  12. 而:你,對稱代詞,指採用上述誤治法的庸醫。與下文“吾”對舉。一說作轉折連詞。
  13. 蔔筮(shi誓):占卜。古代占卜以龜甲叫“蔔”,以蓍草稱“筮”。《詩經•衛風•氓》:“爾蔔爾筮,體無咎言”。
  14. “藝能”句:謂難以精通的技能。定語後置句。藝能,技能。
  15. 道聽途說:《論語•陽貨》:“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邢X疏:“言聞之於道路,則於道路傳而說之,必多謬妄。”
  16. 了:窮盡;完結。
  17. 大醫:指品德高尚、技術精湛的醫生。
  18. 大慈:佛教用語。謂心腸極其慈善。龍樹菩薩《大智度論》卷二七:“大慈與一切衆生樂,大悲撥一切衆生苦。”惻隱:哀痛;封他人的不幸表示憐憫。《孟子•公孫醜上》:“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
  19. 普救:猶“普度”。謂廣施法力,使衆生皆得解脫。含靈:人類。古時謂人爲萬物之靈,故雲。《晉書•桓玄傳》:“夫帝王者功高宇內,道濟含靈”。亦稱“含類”、“含生”、“含情”等。
  20. 疾厄:疾苦。
  21. 姘蚩(研癡):美醜。妍,姣美。蚩同“媸”,醜陋。
  22. 怨親:謂怨恨的、親近的。善友:謂交往一般的、過從密切的。
  23. 華夷:中外。華指漢族,夷泛指異族。古人常以“華”、“夷”封舉。《左傅•定公十年》:“裔不謀夏,夷不亂華。”孔穎達疏:“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華夏一也。”
  24. 瞻前顧後:謂顧慮重重,猶豫不絕。
  25. 深心:內心。悽愴:悲戚。《楚辭•九辯》:“中X惻之悽愴兮,長太息而增欷。
  26. 嶮巇 :同“險巇”。艱險崎嶇。
  27. 無:通“毋”。不要;不可。作:産生。功夫:同“工夫”。時間。這裏謂耽擱時間。形跡:世故;客氣。這裏謂婉言推託。唐•張X《遊仙窟》:“親則不謝,謝則不親,幸願張郎莫爲形跡。”亦作“形則”、“形跡。”敦煌變文《難陀出家緣起》:“唯願世尊莫形則,要甚徒頭請說看。”《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直言更亦無刑跡。”參見蔣禮鴻《敦煌變文字義通釋》第四篇《形則、刑跡》條。
  28. 蒼生:本指草木生長之處。《尚書•益稷》:“帝光天之下,至於海隅蒼生。孔穎達疏:“旁至四海之隅蒼蒼然生草木之處,皆是帝德所及。”借指爲百姓。《晉書•謝安傳》:“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
  29. 生命:指活物。
  30. 賤畜貴人:認爲牲畜低賤,認爲人類貴重。“賤”、“貴”皆形容詞的意動用法。
  31. 一:同一。
  32. 物情:物理人情。患:憂慮;厭恨。
  33. 殺生求生:意爲殺害牲畜以求得生存。前“生”,通“牲”,牲畜。《論語•鄉黨》:“君賜生, 必畜之。”唐•陸德明《經典釋文》:“魯讀“生”焉“牲”。後“生”,謂語。
  34. 去生更遠:意爲離開救生的本意更遠了。生,這裏指救生的本意。
  35. 此方:指《千金要方》所載方劑。
  36. 其:若。假設連詞。X(萌)蟲:即“虻蟲”。 X,“虻”的異體字。
  37. 市:購買。
  38. 混沌:古人想像中的天地未分時的狀態。這裏指雞雛成形前的狀態。《易•乾鑿度上》:“太易者,未見氣也。太初者,氣之始也。太始者,形之似也。太素者,質之始也。氣似質具而未能相離,謂之混沌。”亦作“渾沌”。
  39. 大段:與下文“要急”同義複用。唐人每以重要爲“大段”。唐•張固《幽閑鼓吹》載:唐•張正甫欲退休,同崔咸商量,崔竭力贊成。表上即獲准,張後悔莫及,對子弟說:“後有大段事,勿與少年郎議之。”
  40. 隱忍:勉力含忍。
  41. “能不用”三句:言大哲不用雞卵,而自己偶而用之,故雲“不及”。大哲,才識遠超常人的人。
  42. 慙:“慚”的異體字。
  43. 一念:指極短促的時間。宋•釋僧法雲《翻譯名義集•時分篇》:“一念中有九十刹那。”這裏指微、少。蒂芥:即“蒂芥”,又作“芥蒂”。細小的梗塞物,比喻堆積於心頭的怨恨或不快。《漢書•賈誼傳》:“細故蒂芥,何足以疑?”
  44. 體:風度。
  45. 澄神:使精神安定。內視:排除雜念。《史紀•商君列傅》:“反聽之謂聰,內視之謂明,自勝之謂強。”(“反聽“謂外聽他人意見;“自勝”謂自我克制。)
  46. 望之嚴然:《論語•子張》“子夏日:“君子有三變,望之嚴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嚴然,壯嚴貌。
  47. 寬裕汪汪:氣度寬宏之狀。汪汪,水寬廣貌。這裹狀心胸之寬廣。
  48. 不皎不昧:謂不亢不卑。皎,明亮,引伸爲突出、傲慢。昧,昏暗,這裏謂卑微。
  49. 至意深心:謂用心專一。
  50. 參差:不齊貌。《詩經•周南•關雎》參差荇菜,左右流之。這裹引伸爲差錯。
  51. 審諦:全面審察。西漠“伏勝《尚書大傅•略說》“言其能行天道,舉錯審諦也。”審,周密,全面。諦,審察。覃思:深思;靜思:《漠書•敘傳下》“下惟覃思,論道屬書。”《後漢書•侯瑾傳》“覃思著述。”唐•李賢注:“覃,靜也。”亦作“潭思”。
  52. 率爾:輕率貌。《論語先進》“子路率爾而對。”俊:才華出衆。道裏指醫技出衆。
  53. 邀射:追求;貪圖。同義詞複用。
  54. 綺羅:有光紋的絲織品。
  55. 顧眄:回視;轉眼。還視日顧,斜視日眄。《漢書•敘傳上》:“是故魯連飛一矢而蹶千金,虞卿以顧眄而捐相印也。”
  56. 絲竹:代稱音樂聲。絲謂弦樂,竹爲管樂。湊耳:入耳。
  57. 珍羞:貴重珍奇的食品。亦作“珍饈”。迭:輪流;交替。X:獻;進。
  58. 醽醁:美酒名。《抱樸子•知止》“密宴繼集.醽醁不撤。”亦作“醁醽”、“綠酃”、“ 酃淥”、“ 酃酒”等。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卷三九《耒水》:“酃縣有酃湖,湖中有洲,洲上居民,彼人資以給釀酒甚美,謂之酃酒。歲常貢之。”又《文選•七命》“乃有荊南烏程”,李善注引南朝宋.盛弘之《荊州記》:“淥水出豫章康樂縣,其間烏程鄉有酒官,取水爲酒,酒極甘美,與湘東酃湖酒,年常獻之,世稱酃淥酒。”兼陳:同時陳列。
  59. “壹人”兩句:西漢“劉向《說苑•貴德》“今有滿堂飲酒者,有一人獨索然向隅而泣,則一堂之人皆不樂矣。”這裏謂一人有病,全家不樂。
  60. 懽娛。歡樂,懽,“歡”的異體字。
  61. 至人:指思想、道德等方面達到最高境界的人。這裏指大醫。《莊子•逍遙遊》:“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素問•上古天真論》:“中古之時.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於陰陽,調於四時。”王冰注:“全其至道,故日至人。然至人以此淳樸之德,全彼妙用之道。”北宋•林億等引楊上善雲:“積精全神,能至於德,故稱至人。”
  62. 法:法度;標準。
  63. 談謔(血):談笑。謔,開玩笑。諠譁:即“喧嘩”。大聲說笑或喊叫。
  64. 衒燿:誇耀。燿,“耀”的異體字。
  65. 矜(今):自負賢能。引伸爲誇耀。
  66. 差:同“瘥”。愈;好轉。西漢•楊雄《方言》:“差,愈也。南楚病癒者謂之差。”
  67. 戴面:仰面。
  68. 膏肓:喻難以去除的惡劣習氣。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儉嗇》“王戎儉吝”注引王隱《晉書》:“戎性至儉,不能自奉養,財不出外,天下人謂爲膏肓之疾。”
  69. 經略:謀取。
  70. 冥:迷信者稱人死後所處的陰間世界。運道:猶“運數”。氣數;命運。
  71. 諒:確實;委實。一說謂料想。忠恕之道:儒家的一種倫理思想。“忠”謂待人盡忠,“恕” 謂推己及人。《論語•裏仁》“曾子日: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南宋•朱熹注:“盡己之謂忠,推己之謂恕。而已矣者,竭盡而無餘之辭也。”
  72. 曲碎:瑣碎。
  73. 鄙俚:粗俗。

 

【今譯】張湛說:“經方難以精通,這種情況的存在已經很久了。”有的病本質相同但是現象不一,也有的病本質不同但是現象一致,所以五臟六腑的虛或實,血脈榮衛的通或塞,本來不是耳目能察辯得到的,必須先診察證候來判定它。可是寸口的脈象,有浮沉弦緊的混雜;穴位的氣血流注,有高低深淺的區別;肌膚筋骨,有強壯柔弱的差異。只有用心精細的人,才可同他談論這些道理啊。如果對非常精微的醫學道理,用極其粗淺的想法去推求,難道不危險嗎?假使實證卻補益它,虛證卻損耗它,泄瀉證卻用通利法,壅塞證卻用固澀法,寒證卻用寒涼藥,熱證卻用溫熱藥,這種治法只是加重病人的病情,這類庸醫還期望病人痊癒,我卻預見病人將要死亡。所以醫方占卜,是難以精通的技藝,既然不是神仙傳授,憑什麽來瞭解其中精深微妙的道理呢?社會上有些愚蠢的人,讀了三年醫方,就認爲天下的方劑已全部掌握,再沒有什麽病值得一治;等到治了三年疾病,方才知道天下的疾病實在太多,竟然沒有什麽方劑可以使用。所以學醫的人必須全面地窮盡醫學的本源,專心勤奮,毫不懈怠,不可輕信傳聞,就說醫道已經完全掌握,否則將嚴重地貽誤自己啊!

大凡品德高尚、技術精湛的醫生治病,必要安定神志,心平氣和,沒有任何私欲和貪求,不可有其他雜念,首先要有慈悲同情憐憫之心,決心普救病人疾苦。如有患者前來就醫,不可關心過問他的地位高低,家境貧富,老少美醜,是仇人還是親人,是一般關係還是密切的朋友,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包括中外),是聰明的人還是愚笨的人,都應一樣看待,一視同仁,完全如同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替他們著想;也不可顧慮重重,猶豫不決,憂慮個人的得失禍福,吝惜自己的身家性命。看到病人痛苦煩惱,就要像自己有病一樣體貼他,從內心對病人同情悲戚,不怕艱險,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寒冷或暑熱,飢渴或疲勞,要全心全意地去救治他,不要裝模做樣,心裡另有想法,嘴裡藉故推託。這樣便可成爲民衆的好醫生,若與此相反,就於民衆無益而有大害。自古名醫治病,多用活物來救治危急的病人,雖然說牲畜低賤,人類貴重,至於愛命,人畜相同。損害對方來補益自己,無論物理人情對這種做法都是厭恨的,何況對於人有損呢!殺害牲畜以求得生存,離開救生的本意更遠。我現在編窩的《千金要方》中不用活物作爲藥餌的原因,實在是出於這一番苦心啊。如果虻蟲、水蛭這一類活物,街市上有已死的,就購買並使用它,不在此例。只是象雞蛋這種物質,因爲它一片混沌。尚未成形。必定要有危急的時候,迫不得已而勉力含忍地施用它。能不用的人,方是才識遠超一般的人,而我還偶而用它,這正是我比不上大哲的地方。假使有患瘡瘍、瀉痢,汙穢不堪入目,甚至別人都很厭惡看到的病人,醫生必須從內心萌發羞愧、悲傷、同情、憂苦的想法,體貼病人,感到難受,而不能産生些微不快之意,這是我的心願啊。

大醫的風度,要能精神安定,排除雜念,看上去莊重大方,氣度寬宏,不亢不卑。診斷疾病,用心專一,詳察證候,絲毫勿誤,處方治療,不出差錯。雖說疾病應當儘快救治,但是必須遇事毫不慌亂,只該全面審察,深入思索。不能在人命關天的大事上,草率地診治,炫耀自己醫技出衆,動作快速,這樣地追求名聲稱譽,就太不道德了!再說醫生到病人家中,即使閃光的絲織品舉目皆是,也不要左右張望,美妙的樂曲聲耳畔回響,亦不能似有欣喜之狀,佳餚頻繁進獻,食而無味,美酒同時陳列,視而不見。抱這種態度的原因,由於一人有病,全家不樂,何況病人的痛苦,片刻不息,醫生卻心安理得地尋歡作樂,目空一切地自鳴得意,這是人神都認爲可恥的行爲,大醫不應做出的舉動,這是醫生的基本道德啊。

做醫生的標準,不可多言取樂,高聲談笑,說長道短,非議他人,炫耀聲名,誹謗衆醫自己誇耀自己的德行,偶然治癒一病,就昂頭仰面,流露出自我欣賞的神態,認爲天下無雙,這是醫生的難以去除的惡劣習氣啊。

所以醫生不可憑藉自己擅長的本領,一心謀求錢財,而只能産生拯救苦難的心意,這樣在陰間氣數上,便會自感多福了。又不能因爲病人富貴,就隨意用珍貴藥物處方,使他們難以求取,以此來炫耀自己的功績才能,這實在違背忠恕之道。我懷有救世濟民的心意,所以也就瑣碎地談論這些道理,學醫的人可不要因我講得粗俗而感到恥辱啊。

 

本文節選自《備急千金要方》卷一,據一九五五年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宋刻本略加刪減排印。論述醫德修養必須注重“精”、“誠”兩字,開宗明義地要求醫者必須德才兼備,精誠並舉。“精”就是醫技深湛,專業熟練,具有精湛的醫術。作者認爲醫道是“至精至微之事”,告誡醫生必須“博極醫源,精勤不倦”。“誠”就是醫德高尚,品德高尚。作者從“心”、“體”、“法”三方面對醫生提出要求:立志“普救含靈之苦”,診治“纖毫勿失”,不得炫己毀人,謀取財物。明確指出醫者首先要有仁愛的“大慈惻隱之心”、“好生之德”,廉潔正直,不得追求名利,對病人要“普同一等”、“一心赴救”,認真負責。只有具備精誠,醫術精湛,醫德高尚的醫家才是“大醫”,才是高尚而優秀的醫家,此為行醫修為的準則。第一段從病理現象的多變,病人情況的差異,說明醫道的深奧,強調“唯用心精微者,始可與言於茲”;第二段(包括第二至第五自然段)論述了爲醫的基本要求,即待人要忠誠,治病要謹慎,言行要穩重。